<menuitem id="wdn7d"><strong id="wdn7d"></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wdn7d"></menuitem>

  • 登錄 / 注冊 / / English
    中國農藥協會
    loading...

    行業信息

      當前位置:中國農藥工業網 >> 行業信息 >> 行業觀察

    種子農藥依靠進口 誰掌握著“歐洲糧倉”烏克蘭的鑰匙?
    責任編輯:左彬彬 來源:環球時報 日期:2022-05-10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最新發布一份報告稱,受沖突、極端天氣、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2021年共有53個國家和地區接近1.93億人遭遇嚴重糧食短缺,這一數字比前一年增加4000萬人。美國農業部數據顯示,烏克蘭出產的小麥在全球小麥出口中占比達到10%,玉米在全球出口中占比14%,葵花籽油的占比更是達到一半。烏克蘭也是中國玉米進口的主要來源國之一。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21年,我國從烏克蘭進口玉米824萬噸,占比近三成。俄烏沖突已經持續超過兩個月,仍看不到盡頭。烏克蘭今年糧食收成是否將會大幅減少?究竟是誰掌握著“歐洲糧倉”烏克蘭的鑰匙?《環球時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2日稱,俄羅斯持續封鎖烏克蘭的港口或將引發影響多個大洲的糧食危機。此前,澤連斯基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作為全球最大的糧食出口國之一,烏克蘭糧食出口困難或將導致全球糧食危機,要求對俄羅斯采取更嚴厲制裁,并以此呼吁國際社會給予烏克蘭更多經濟和軍事援助。烏克蘭媒體報道稱,烏克蘭用總面積超過4100萬公頃的土地養活全球4億人口。但事實上,烏克蘭種糧所需的種子、農藥、化肥等大量依靠西方國家的進口,鑰匙并未掌握在自己手里。

      

    “法國種子”影響烏克蘭

      

    按照慣例,每年3月中旬開始,烏克蘭小麥、玉米等糧食作物的播種工作就已鋪開,但今年烏克蘭農業生產的節奏被徹底打亂。除了俄烏沖突帶來的影響,種子、農藥等供應問題,也令烏克蘭今年糧食種植存在多重不確定因素。

      

    法國種子生產商協會(UFS)近期已經表示擔心,由于俄烏沖突影響,烏克蘭農作物種子產量減少,可能會影響該國未來幾年的糧食生產。法新社引述UFS主席克勞德.塔布爾的看法說,由于2月底以來俄羅斯和烏克蘭持續爆發沖突,市場普遍預期今年烏克蘭作物收成將會大幅減少。此外,提供種子的農場產量明年也可能降低,使得烏克蘭農民缺乏2023年種植可用的種子。

      

    路透社報道稱,烏克蘭出產2/3其播種所需的種子,另外1/3靠進口,大部分來自法國。法國本土發送的種子可形成基礎顆粒,用于繁殖出產下一年度銷售種子。然而,法國種子的發送在這次俄烏沖突爆發初期曾一度暫停。盡管業內數據顯示已經恢復,但很難了解到真正運抵烏克蘭農民手中的比率。報道稱,由于作物價格高企,法國一些農戶決定轉向生產常規作物而非種子,這也限制了明年法國向烏克蘭出口更多春季作物種子的潛力。

      

    “訂單式農業”的背后

      

    烏克蘭在農業科研領域有著深厚積累,烏克蘭國家農業科學院在蘇聯時期就十分著名,被認為是各加盟共和國中規模最大的農業科研機構。經合組織(OECD)此前發布的《烏克蘭農業投資政策回顧》報告中表示,烏克蘭國家農業科學院依然是目前烏國內農業研發的主要參與者。不過,OECD表示,盡管烏克蘭國家農業科學院擁有廣泛的研究設施,但行業人士認為其研發活動的成果不能滿足市場需求。

      

    咨詢公司APK-Inform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2020年烏克蘭主要農作物種子進口額超過4.094億美元,而該國種子出口額僅為1870萬美元。具體來看,烏克蘭進口的91%的谷物種子是玉米,83%的油料種子是葵花籽。該咨詢公司表示,由于企業和中小型生產商的需求不斷增長,烏克蘭自2010年以來一直在增加種子進口。

      

    “歐洲種子”網站表示,德國種子巨頭KWS公司、德國拜耳和其他公司已經在烏克蘭啟動或正在建設他們的生產設施。目前,不少外國種子公司在烏克蘭經營活躍,尤其是法國和德國的公司。國際研究咨詢機構埃信華邁(HIS Markit)的統計顯示,德國拜耳于2018年在烏克蘭日托米爾地區開設種子加工設施,這也是烏克蘭同類設施中規模最大的。法國大型農業及食品集團優利斯等企業也均在烏克蘭開設公司,向當地農民提供種子。除法德外,來自美國的農業巨頭阿徹丹尼爾斯米德蘭公司(ADM)、邦吉和嘉吉也在烏克蘭的種業、倉儲、加工等方面進行投入。

      

    對比美國,西歐對于烏克蘭的種子市場影響,如同“小巫見大巫”。早在本世紀初期,美國就已著手控制烏克蘭農場。烏克蘭1993年開始加入世貿組織談判進程,2008年正式加入。受制于來自美國的影響力,烏克蘭降低自身對于農業獨立性的要求。當時的烏克蘭政府有意降低對化肥、農藥、種子等的補貼,進而導致種糧成本高漲。國際糧商又用進口糧打價格戰,烏農民發現種糧不如買糧,于是只能選擇外出務工。大量農民放棄土地,給了寡頭以及他們背后的美國企業低價收購的機會,“訂單式農業”導致烏克蘭農業自主權被操縱。

      

    熟悉烏克蘭農業的分析人士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訂單式農業”簡單說就是烏克蘭農業集團和外國糧商簽訂合同,根據國際糧商的需求來生產糧食,包括用什么種子、用多少化肥等,完全要按照糧商的標準來。

      

    但相比在阿根廷、巴西等傳統農業國家無處不在的布局,歐美農業巨頭在烏克蘭的影響力沒有那么全面和深入,這很大程度上與烏克蘭的土地政策有關。據“投資烏克蘭”網站介紹,直到去年7月,烏克蘭才允許該國公民和由烏克蘭公民注冊的公司購買農業用地,而外國公司和個人依然不能購買農業用地,只能簽訂租賃合同。當地媒體報道稱,這一限制支持者認為,如果沒有相關禁令,來自歐盟或美國的外國公司將涌入烏克蘭,并奪走農民手中的土地。

      

    農藥化肥也要進口

      

    除了種子問題之外,烏克蘭農業生產者還要面臨農藥、化肥等問題。數據顯示,烏克蘭農藥依靠國外品牌,在烏克蘭農藥市場上,跨國公司市場份額占到全部市場的85%左右。

      

    此外,烏克蘭化肥也依賴進口。當地時間3月12日,烏克蘭糧食和農業政策部長羅曼.萊什琴科表示,烏克蘭政府決定暫時禁止出口所有類型的化肥。數據顯示,烏克蘭化肥產業規模很小,一年產量僅100萬噸,而每年要消費215萬噸化肥,因此烏克蘭化肥存在產需缺口,為凈進口國。另據烏克蘭latifundist網報道,2020年烏克蘭進口279萬噸化肥,總價值8.4121億美元,出口化肥總價值3.7513億美元。

      

    按照聯合國糧農組織此前估計,烏克蘭今年可能有20%-30%的冬季谷物、玉米和葵花籽無法種植或收割。業內人士預測,烏克蘭2022年收成最多達到往年的60%。UFS負責人認為,烏克蘭至少需要兩年,甚至更長時間才能走出隧道。


    作者: 伍鐸克 趙覺珵  

    相關信息
    24小时日本韩国高清,95Pao国产成视频免费,美女又爽又深又粗又黄的免费视频

    <menuitem id="wdn7d"><strong id="wdn7d"></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wdn7d"></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