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wdn7d"><strong id="wdn7d"></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wdn7d"></menuitem>

  • 登錄 / 注冊 / / English
    中國農藥協會
    loading...

    行業信息

      當前位置:中國農藥工業網 >> 行業信息 >> 行業觀察

    草銨膦全球銷售額八年間增加了6億美元,未來增長點在哪里?
    責任編輯:左彬彬 來源:未來智庫、國信證券 日期:2022-04-19

     

    據Phillips McDougall、KLEFFMANN以及中農縱橫預測數據,草銨膦全球銷售額從2012年的4.5億美元升至2020年的10.50億美元,是增長最快的非選擇性除草劑。2021年全球草銨膦需求量約4.5萬噸/年,預計2022年全球草銨膦需求量有望增長至5萬噸。

           據中研網預測,2025年草銨膦全球需求量將達到6.76萬噸。據中農縱橫估算,5~7年后隨著新生代轉基因的滲透、百草枯的禁用替代、復配制劑的增加和草銨膦價格下降,將增加不少于4.52萬噸的草銨膦需求量,屆時全球草銨膦使用量有望達到10萬噸左右(L-草銨膦以折半計算)。

    圖1  草銨膦全球市場需求及預測 

    1  替代滅生性除草劑市場空間+草銨膦復配提升,打開草銨膦需求空間

           在百草枯禁用和草甘膦抗性問題凸顯的背景下,草銨膦需求空間打開。草銨膦兼具百草枯的快速作用性和草甘膦的長效性。按照公頃成本算,草銨膦成本是百草枯的2.8倍,假設草銨膦、草甘膦按照6︰4的比例替代,全球40%的百草枯市場將有望被草銨膦替代。

           另一方面,經濟作物大面積應用帶來了除草需求變化,田旋花、刺耳菜、小飛蓬、竹葉草等部分雜草對草甘膦產生抗性,草銨膦除草活性發揮速度優于草甘膦,在雜草對草甘膦產生抗性的地區可將草銨膦作為草甘膦的替代品。除此之外,草甘膦致癌風波導致其禁限用風險加大,越南、法國、德國分別在2019年、2022年、2023年禁用草甘膦,對草銨膦市場也會帶來一部分增量。

           草銨膦復配帶來部分需求增量。草銨膦的復配可以應對更多的除草需求,如草銨膦可與草甘膦、乙羧氟草醚、高效氟吡甲禾靈、丙炔氟草胺、敵草隆、西瑪津和2甲4氯等進行配伍,可以起到提高防治范圍、顯著延長持效期、擴大殺草譜、提高環境兼容性等作用。根據出口和國際需求信息,草銨膦復配制劑需求增速約為4.3%,據AgroPages測算,復配除草劑領域中草銨膦的需求增量在3,000~5,000噸之間。 

    2  草銨膦規劃產能集中于國內,中國市占率有望進一步提升

           2016年百草枯禁用后,國內廠商開始積極布局草銨膦生產線,實際生產產量有一個爬坡階段。

           2018-2019年全球草銨膦產能集中釋放,產量大幅拉升:巴斯夫6,000噸、利爾化學1萬噸、永農生物5,000噸、濟寧天盛2,000噸等新增產能均在此期間建成達產,對草銨膦供應格局形成較大沖擊,草銨膦原藥價格降至歷史低位,市場進入重新洗牌過程,不具備技術、成本以及規模優勢的企業逐漸退出市場。

           近兩年來,利爾化學、山東億盛等企業積極布局草銨膦和精草銨膦,國內其他農化企業也紛紛上馬草銨膦擴產計劃,產能儲備豐富,推進技術研發降低成本。但在國內環保政策要求趨嚴的大環境下,項目的審核時間仍然較長。

           據統計,截至2022年3月,全球草銨膦的名義產能已達5.39萬噸,國外產能集中在巴斯夫和印度UPL,國內現有產能占比接近70%,還有大量在建產能。從開工角度來看,受2020年以來的疫情影響、成本上漲、突發不可抗力事件影響等,近年來海內外草銨膦供應波動明顯。

    3  抗草銨膦轉基因作物商業化程度提升,草銨膦需求結構性改善

           自1996年轉基因作物開始商業化至今已有25個年頭,根據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2019年9月發布的《2018年全球生物技術/轉基因作物商業化發展態勢》報告,2018年全球有26個國家和地區種植了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超1.9億公頃。其中,大豆和玉米為主要種植的兩種轉基因作物。

           (1)大豆  大豆是全球各類作物中極為重要的農作物之一,其農藥市場僅次于果樹和蔬菜、谷物,列第3位,若除去由眾多作物組成的果樹和蔬菜(包括馬鈴薯、葡萄、柑橘、梨果及其他果樹和蔬菜),大豆的農藥市場僅次于谷物類;如果以單一作物計,大豆的農藥市場列各種作物之首(谷物類還包括大麥、小麥、小米等)。同時,大豆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抗除草劑轉基因作物,亦為最大的抗除草劑轉基因作物。在全球大豆用農藥市場銷售額中,除草劑鰲居首位(占比41.60%),其后依次為殺蟲劑、殺菌劑,分別占比33.20%、24.74%。

           (2)玉米  轉基因玉米全球種植總面積僅次于轉基因大豆。據美國農業部門統計數據,美國是全球最大的轉基因作物種植國家,其95%以上的玉米為轉基因玉米。中國是全球第一大玉米生產國及第二大玉米消費國,主要用于生產飼料,工業用途也增長迅速。在全球玉米用農藥市場銷售額中,據Phillips McDougall數據,除草劑、殺蟲劑、殺菌劑銷售份額分別達到68.3%、19.8%、11.2%。

           轉基因將有效帶動草銨膦需求增長,有望成為未來5年第一大需求增長點。

           1995年開始,艾格福、安萬特、拜耳、杜邦先鋒和先正達等國際企業相繼推廣抗草銨膦以及多抗轉基因作物,促進全球抗草銨膦性狀產品的商業化。2020年草銨膦轉基因作物需求為1.2萬噸,在草銨膦總需求中占比26%。2025年,轉基因作物需求將達3.4萬噸,占比提至36%。

           目前在轉基因領域,草銨膦主要有四大需求:單抗草銨膦種子(主要為巴斯夫的耐草銨膦油菜種子和耐草銨膦大豆種子),大豆、棉花、玉米的雙抗/三抗種子(三者帶動需求增量占比分別為90%、6%、4%)。截至目前,全球草銨膦抗性基因已經導入水稻、小麥、玉米、甜菜、煙草、大豆、棉花、馬鈴薯、番茄、油菜、甘蔗等20多種作物中,在大豆、油菜、棉花等大田作物上滲透率高,商業化種植成效好。

           目前,草銨膦已成為除草甘膦外的世界第二大轉基因作物耐受除草劑品種。近年來,隨著跨國公司研發的抗草銨膦基因新產品推廣應用和上市,特別是國內正在從政策層面有序推進轉基因作物產業化,草銨膦需求有望進一步提升。

    表1  商業化抗草甘膦作物

           此外,復合性狀已成為轉基因作物開發的主流趨勢。

           轉基因作物具備的性狀包括抗蟲、耐除草劑以及多種性狀結合的復合性狀。2018年,具有堆疊性狀的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達到約8,100萬公頃,相當于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總面積的42%!翱钩輨┬誀+除草劑種子”是種子與農藥銷售的經典搭配,比如MON810+草甘膦、TC1507+草銨膦。 

    復盤:近五年來草銨膦價格走勢

           2016-2022年年初中國草銨膦行情大致呈“N字形”走勢。

           2016年下半年以來,國內部分草銨膦小型企業生產成本與銷售價格倒掛,被迫停產,疊加趨于嚴格的環保政策,草銨膦開工率驟降。同時由于草銨膦技術壁壘較高、工藝復雜、環境污染較重,2017年國內幾乎沒有新增草銨膦產能投放市場。供需矛盾推動草銨膦在2017年年底最高上調至20.7萬元/噸,全年均價17.39萬元/噸。

           2017年,隨著國內百草枯水劑全面禁用,作為替代品的草銨膦需求快速增長,草甘膦復配制劑應用增加以及抗草銨膦轉基因作物的推廣也拉動了草銨膦需求。

           2018年,中國草銨膦新增產能集中釋放,市場整體貨源供應較足,但下游消化能力有限,草銨膦價格基本保持下行走勢,2018年國內草銨膦均價17.99萬元/噸。

           2019年,部分廠家加速擴產,市場供應能力不斷增強。國內市場相對較為飽和,下游制劑庫存較多,商家購買力較弱。供大于求使得草銨膦價格在2019年年底跌至10.30萬元/噸,全年均價12.74萬元/噸。

           2020年,受疫情影響,供應草銨膦中間體企業階段性停產,草銨膦生產企業開工率較低,市場貨源供應緊張,草銨膦價格漲至17.30萬元/噸,全年均價14.46萬元/噸。

           2021年,中間體供應能力一般,草銨膦整體開工負荷不高,市場貨源更為緊張。草甘膦價格持續上漲推動替代品草銨膦需求上升,9月份原材料黃磷價格上行推動草銨膦價格一路上漲,原藥價格在12月達到38萬元/噸的歷史最高價,全年均價也達24.98萬元/噸。

           2022年草銨膦價格理性回落,近期國內草銨膦市場價格小幅反彈。截至4月1日,草銨膦原藥主流生產商報價18萬~20 萬元/噸,成交參考上調至17.5萬~18 萬元/噸,但市場貨源偏緊。

     

    相關信息
    24小时日本韩国高清,95Pao国产成视频免费,美女又爽又深又粗又黄的免费视频

    <menuitem id="wdn7d"><strong id="wdn7d"></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wdn7d"></menuitem>